• [通宵]

    现在是351分。肚子饿了,如何是好?

    哎!手边正好有板栗绿豆糕哎!

     

     

    [昨天很累]

    昨天与张先生和袁先生去了南锣鼓巷。

    前天夜里和昨天上午,二位都很慌乱的联系我,但毕竟我5点就睡了,所以一概未接。早上又去了早市,手机未带。回家拿起来一看,霍!短信未接各路兵马,羞愧之余竟感受到一些生存的意义,呵哈哈哈。总之,是要忙起来了。

     

    我特意早去,等了2个小时,在南锣鼓巷里给二位买奶酪也是等了许久许久。等到我趴地下的心都有了的时候,我终于顿悟为何我是迟到帝。因为相比[等等等等人][一到地方就忙活起来]的感觉,还是后者更舒畅一些。

    当然啦,这也可以归结为我无经验。提早到就提个两三分钟嘛,竟然早到2个小时,我个笨蛋。

     

    漫长的走路过程。导致我断定今晚睡觉一定会鬼压床,我可是受够了这种感觉了。醒着想叫几声,身体动不了,尤其是眼睛和四肢,烦死了。

    所以干脆就没睡。靠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[哎呦干活]

    我需要拜佛!

    希望您老大发慈悲,赐予我超级赛亚人的能量,莫懈怠莫缺少灵感。

    哎。团刊、张先生专栏,我知道我接下来的生活会很辛苦很累,虽然一切是自己揽的,但我不会后悔。我只是觉得自己不好使了。

    看来我需要好好学英文来燃烧我的脑子。真的,有必要。

     

    张先生那个时尚专栏,做做也是有好处的。从长计议,他要的东西有难度,是个挑战。我喜欢。但我对他满怀信心报以歉意地微笑,我觉得自己很久都没有这么,信心满满的认为,一切顺利了。

    虽然表面越来越浮夸、自大、厚脸皮。真心是什么,幸好我还明白。

    我要的打击,我喜欢打击,不爽了沉默了,才有进步的机会啊。

     

    比如说,张先生就一直嘲笑我加入团刊,我明白的,没关系,我不会辩护的(烂好人了又)。包括别的朋友。我一直都用一句话来答复,起点低,才有发展的机会。我很懒,现在我讨厌去一个需要爬上去需要我闯的地方做什么改变什么,我跟张先生说,有廖小姐在,我没法去。其实这只是个表面。我其实是想说,我不想去改变或去参与已经拥有个性和拥护者的东西。就像哈里波特换导演那样,变味道,很不好。

     

    唉,怎么突然废话这么多。我走简洁风的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[刘先生]

    人应该是发秋而不是发春。

    春天自然重生。正巧也好让我从树木中寻找新生和原始的灵感。

    我不需要,情感来添油加醋。

     

    秋天就不是了。冬天更是。

    我上回跟张小姐说,你看这棵树很怂,别的还都是叶子发黄,它竟然全都落完了。

    她说你不行啊,这么伤感。我就从来没关注过。

    唉。

     

    我每天回家,楼门口那一排树。树枝几乎全部露了出来,叶子零星着,树顶的还残留着等着落地。

    有一种,给老朋友送终的感觉。甚至不只是老朋友,是老伴。

    我心里暗想,得,你们又死了。我能熬过这个冬天么?唉。

    我挺怕冬天。原因肯定是小时候很多事留下的阴影。有些记不清了。我只记得我非常讨厌雪。 他们伤我太深,以至于我现在才醒过来,才学会丢掉过去。可有些东西必定会伴我一生,比如额头上那个被金箍棒打的大硬包吧。

     

    操说这么跑。行吧。这又关刘先生什么事呢?

    我只不过讨厌冬天。我怕冬天会出事,我想找个什么,可以把心给收起来放到抽屉里的地方,它不适合陪着我出去闯。

    但放在哪里,这些年又都放在哪里?我忘记了。而我现在又找不到。

    但我知道,我不适合陪伴一个人,即使我可以很宽容很懂。但我知道我不知我的自卑会到何时,我不适和相爱。

    我只适合,迷恋,或者崇拜。

    对吧。对于刘先生,顿时变白痴,也只好意思说是当作符合我审美观的面容比例来迷恋的。喜欢么。或者说爱?

    或者关心?仅仅是关心?说天气太燥就会想买润唇膏,说心情太烦就会想问你如何?可是最想做的事,还是远远看着你很好,而不是什么肩并肩之类的。因为我做过,毫无感觉。

    我觉得自己快xing冷淡了。拜托。

     

      [问我的名字,你早就知道了啊。吃惊吧,唉在怀疑自己的魅力怎么只能吸引这么窝囊的女人?喂,我现在见到你脑袋都转不动,还想让我告诉你我的名字?啊除非我吹了瓶花雕大补酒!]

     

     

    [人生 ]

    别忘了写[]字啊。